一切为了海南发展
 
 党建工作 / Party building
 
【党史】“方涛小组”:敌穴织密网 军情若指掌
来源: | 作者:ca88 | 发布时间: 2021-09-07 | 21 次浏览 | 分享到:


晚年的周立浩。 (资料图片)

 

辽沈战役结束后,东北野战军最高指挥部高度评价“方涛小组”:“方涛小组是我们在剿总司令部的两只眼睛。”中共中央东北局社会部第二部长邹大鹏则说:“方涛小组能抵得上几个军几个师。”

“方涛小组”是何方神圣?它是解放战争期间活跃在东北国民党军政间的中共情报潜伏小组的代号,为辽沈战役的胜利立下奇功。

“方涛小组”身手不凡

作战计划“先睹为快”

1948年2月,中共中央东北局社会部第二部长邹大鹏派遣情报人员周立浩重新开辟沈阳情报工作,以国民党“东北剿总司令部”为目标,组建情报组织,搜集军事情报。

周立浩先通过老熟人,公民通讯社记者陈世忠,联系上参加过“青年远征军”的苏仲武,通过他吸收同是“八一六”读书会的成员陈继,林立雄等人,又通过好友介绍,吸收“剿总”四处的李英泽,李英泽拉来他的同事兼好友,二处情报参谋高振海,高振海又将东北军统情报科科长胡亚南吸纳进来,为方涛小组提供安全保证。不到3个月的时间,周立浩就拉起一张十几名成员组成的中共地下情报网,把“剿总”牢牢锁在网中央。

这个情报小组代号“方涛”,寓意提醒全组同志:“你们像是在惊涛骇浪中冲锋陷阵的一叶方舟,既要同舟共济,又要提高警惕。”

“方涛小组”成员个个身手不凡。剿总四处的李英泽负责东北国民党军队粮秣,被服,薪饷总表汇总,随着战争的发展,前线兵员,武器等增减变化都能及时掌握。剿总二处情报参谋高振海负责汇总国民党谍报人员搜集到的解放军实力,部署,动态等情况。两人联手,不但传回“敌情”,还传回敌军掌握的“我情”,可谓“知己知彼”。

沈阳铁路警务处的陈继多才多艺,有一手木刻绝活,制作的证件能以假乱真。周立浩的身份证,记者证印章都出自陈继之手。陈继通过关系搞到沈阳城防工事部署图等情报,后来晋升为督察官后,获得参加每月一次的全市军,警,宪,特联席会议的资格,他又将会议内容一期不落地打包给了地下党组织。

陈继还通过与二〇七师通讯连长攀老乡,把方涛小组成员田春和介绍到连里当电台机务员。田春和将二〇七师对外联系的军事电报密码,抚顺地区城防图等重要军事情报及时传回给地下党组织,使解放军随时掌握二〇七师的军事动向。

辽沈决战前,廖耀湘组建第九兵团司令部。周立浩通过组员李馥春的关系,将黄埔系出身的林立雄运作进第九兵团司令部作战处当参谋。林立雄又将组员黄勃的表弟郑理以勤务兵的名义安插进作战处,做情报交通员。

1948年秋,我军攻打锦州时,廖耀湘的第九兵团承担西进增援锦州的任务。东北野战军急需获取其作战计划。

林立雄得知第九兵团部送来作战处的“辽西作战计划”被一位姓袁的参谋保管,立即派郑理伺机取得保密柜钥匙,拿到情报。因文件很长,抄写工作持续到早晨未能及时送回。袁参谋上班发现文件不见,立即向科长报告。科长大怒,称要“枪毙他”,命他再找。林立雄一面发动同事假意帮忙找,另一面通知郑理立即送回,再借着帮忙翻找的机会将文件塞回一堆文件里。袁参谋找到文件后,虽觉蹊跷,但怕担干系,只得不了了之。

这份“辽西作战计划”后被苏仲武密缝于鞋底,几经周折传送给我东北野战军,让我军指战员能“先睹为快”。

电台传讯争分夺秒

情报接力再立奇功

1948年9月12日,辽沈战役打响,情报战进入白热化。

国民党军原作战计划被打乱。蒋介石急调大军驰援,部署“东进”和“西进”,欲解锦州之围。国民党军主力将向何处去,我东北野战军急需情报支持。

9月29日,廖耀湘向参谋们索要彰武,新民地区地图和资料。按惯例,廖耀湘部署某一地区的军事行动前会要当地的地图。林立雄立即判断:廖部恐要切断我军后路。之后,副参谋长也向参谋们透露,拟向彰武出击。

林立雄立即将此情报封装在衬衣里,借着叫郑理拿去清洗的名义马上送了出去。周立浩安排李馥春火速奔向我开原情报站。李馥春假扮商人,镇定应对,通过敌军严密检查,把情报送到开原站。开原站即刻发电报给东北野战军指挥部,可谓“分秒必争”。

10月3日,第九兵团下达作战命令。情况紧急,林立雄立即将情报传回。而此时已过午,商贩大都已返回。为避免暴露,周立浩将陈继伪造的沈阳警备司令部通行证交给李馥春,让他以特工身份通关。

李馥春赶到开原站时,开原站的电台已结束全天工作,下次与总部通报时间在12个小时之后。一看情报万分紧急,开原情报站站长程光烈立刻亲自骑自行车,奔向5公里外电台还在工作的东野十纵队队部。

东野十纵队政委一看电稿是“特急:密息,第九兵团已下作战命令。以3个炮兵团,6个军,于6日出击彰武,法库,新立屯。之后,南下解锦州之围”。这份情报的重要性不需多言,但一旦有误,恐对我整个辽沈决战的部署造成重大影响。协商署上“开原站请求代发”字样,接力将这份可能改变战局的重大情报报送了出去。

10月6日,林立雄搞到国民党军队10月上半月的夜间口令。而此时,第九兵团已开赴前线,司令部设在兴隆店。陈继就借巡视机会来兴隆店,会见林立雄,将这份情报接力传回开原站。

10月8日,廖耀湘果然指挥国民党军第九兵团驰援锦州,妄想切断我后方补给。因情报准确,我早有应对,廖部徒劳无功。

10月14日,东北野战军对锦州发起攻击,15日攻克,俘敌10万余人。

10月27日,国民党第九兵团被我歼灭10万余人,廖耀湘等高级将领被俘。

11月2日,沈阳,营口解放。9日,东北全境解放。

立下奇功的“方涛小组”共有22名组员,其时无一人是中共党员。中共情报人员周立浩任组长,邹大鹏坐镇直接指挥,在整个辽沈战役期间,送出了近千份军事机密情报,受到东北野战军最高指挥部的高度评价。

 

来源:湖南日报

 

Baidu